金砖国家数字经济研究报告

2018年05月07日16:50

1、什么是数字经济

 

以计算机、网络、通信为代表的现代信息技术革命催生了数字经济(Digital Economy)。数字技术日新月异,应用潜能全面迸发。目前,数字经济正处于高速增长、快速创新并广泛应用到其他经济领域的发展阶段,提高了经济效率、促进了经济结构加速转变,成为全球经济发展的重要驱动力。

为了帮助读者认识数字经济,了解数字经济的概念、发展过程、产生影响、评价方法等,本章将从数字经济相关概念和理论的角度,依次介绍数字经济的内涵和外延、数字经济的时代演进脉络、数字经济成为发展新动能和数字经济发展水平的量化分析。

 

    1.1 数字经济的内涵和外延数字经济的概念

 

以使用数字化的知识和信息作为关键生产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作为重要载体、以信息通信技术的有效使用作为效率提升和经济结构优化的重要推动力的一系列经济活动[1]。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金融科技与其他新的数字技术应用于信息的采集、存储、分析和共享过程中,改变了社会互动方式。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的信息通信技术使现代经济活动更加灵活、敏捷、智慧。

 

数字经济的内涵

 

综合国际社会关于数字经济概念的研究成果,以及数字经济融合创新发展的实践,按照经济业务与网络活动的结合程度,并考虑产品服务和业务活动的特点,数字经济的层次结构划分为两大部类:基础部类与融合部类。如图1。

基础部类主要体现数字技术对经济的支撑作用,包括ICT基础设施层和互联网经济活动层,具体包括硬件设备(如计算机、网络通信、集成电路、应用电子等),软件服务(如基础软件、应用软件以及信息系统集成等)等。

融合部类主要体现数字技术对经济的具体影响,包含面向产业链数据流转、业务服务的中介平台服务层和面向细分产业定制的应用服务层。同时,产业融合对原有的产业分类产生新的影响,逐渐形成传统业务为主、在设计、销售、运维等环节部分应用数字技术的传统产业,以及基于数据开展数字化业务的全新产业,参照国民经济分类标准仍可分成工业、农业和服务业三大类。

 

图1.jpg

                                      图1 数字经济的层次结构

 

驱动数字经济的关键要素

 

数据正在成为驱动经济增长的重要生产要素。大数据和云计算等的融合推动了物联网的迅速发展,实现了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的互联互通,导致数据量呈现爆发式增长。海量多样数据为商业模式的进一步优化、生产方式的效率、生产力的演进提升提供了广阔的想象空间。

数字基础设施正在成为提升经济效率的新兴基础设施。在工业经济时代,经济活动架构在以铁公机(铁路、公路和机场)为代表的物理基础设施之上。数字技术出现后,网络和云计算成为商业运行必要的信息基础设施。随着数字经济的发展,数字基础设施的概念更加广泛,既包括了信息基础设施,也包括对物理基础设施的数字化改造。

数字素养正在成为增强经济能力的重要要求。随着数字技术向各领域渗透,劳动者越来越需要具有“双重”技能——数字技能和专业技能,具有较高的数字素养成为劳动者在就业市场胜出的重要因素。对消费者而言,若不具备基本的数字素养,将无法正确地运用信息和数字化产品、服务,成为数字时代的“文盲”。提高数字素养既有利于数字生产,也有利于数字消费。

 

多角度理解数字经济

 

首先,数字经济的发展以创新驱动为内核、以协调包容为要义、以开放合作为基础、以安全可信为前提、以造福人民为宗旨。

其次,数字经济将成为推动全球化的新平台。数字经济具有天然的全球化特征,能够扩大贸易空间,提高资本利用效率。各国有望通过数字市场的不断开放,加速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相互融合,实现互利共赢。

最后,对数字经济的理解,除了通过其产出在GDP中所占的比例来认识和判断其发展状况,还应从统计测算优化、社会分工合作、行业供给与需求、产业经济结构的复杂性、管理模式变革、法律制度跟进完善等多个维度全面分析。


1.2 数字经济的时代演进脉络

 

“数字经济”并不是现在才有的概念。早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美国经济学家唐·塔普斯科特就出版了一本名为《数字经济》的著作,   同时美国商务部也发布了关于数字经济的第一份报告《浮现中的数字经济》。但是现在重新再提数字经济跟过去提的数字经济有着天壤之别。

 

数字经济萌芽——互联网信息技术的兴起

 

数字经济以互联网信息技术的发展为依托。1969年,美国四所大学的四台大型计算机首先被联接起来,成为全球第一个计算机网络即阿帕网(ARPA)。20世纪80年代,在阿帕网的基础上通过TCP/IP协议形成了全美范围的计算机广域网。之后又和全球各地的计算机连接,形成了全球范围的因特网,也就是数字经济发展的技术基础—互联网。

数字经济加速发展——20世纪90年代至21世纪初

20世纪90年代,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商业化,数字经济迎来第一个发展高潮,数字经济理念在全世界流行开来。由于万维网的普及,大量资金投入互联网企业,美国涌现出一批信息产业巨头公司。在世界经济不景气的当时,数字经济为美国创造了经济持续高速增长、低失业率和低通货膨胀率并存的新经济神话。虽然2001年互联网泡沫中,不少电信、电子和互联网企业倒闭,但是数字信息化的普及应用和发展是大势所趋,也催生了Google、Facebook等互联网巨头。

 

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数字经济——2008年之后

 

2008年受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经济发展急需新的增长点,互联网的接入方式开始从固定走向移动,终端从PC走向智能手机,应用模式从Web走向App,服务方式从服务器走向云计算,应用从消费娱乐走向金融、生产等领域,互联网逐渐向生产、生活的方方面面渗透,和传统产业的融合开展得如火如荼,数字经济正在成为发展的新动能。

 

1.3 数字经济成为发展新动能

 

随着实体经济加速向以数字经济为重要内容的新经济转变,数字经济成为受全球关注的新经济、新业态、新动能,不仅是经济发展的新动能,同时也是社会发展的新动能,深刻改变着全球经济格局、利益格局和安全格局。

 

数字经济对经济发展的影响

 

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数字技术正在加速与经济社会各领域深度融合,世界主要国家都把互联网作为经济发展、技术创新的重点,把互联网作为谋求竞争新优势的战略方向。

数字经济促进实体经济转型升级。随着信息通信产业的发展,数字经济发展的基础条件逐步完善,为产业融合发展提供了条件。

数字经济促进创新创业。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带动下,全球在数字经济领域形成新一波创业创新浪潮,创业群体迅速扩大。数字经济的发展孕育了一大批极具发展潜力的互联网企业,成为激发创新创业、带动就业的驱动力量。

数字经济促进绿色发展。信息通信技术有助于节能减排,促进绿色发展。一方面,信息通信技术自身的发展有助于减少社会经济活动对部分物资的消耗。另一方面,将信息通信技术应用于其他产业可以带来更大的节能效果。

 

数字经济对社会发展的影响

 

数字经济带来的社会效益,包括对社会就业的影响、对缩小发展鸿沟的帮助、对社会治理模式的改变等,将远远超过其创造的行业价值。

数字经济深刻影响就业结构,一方面,部分就业领域会随着产业转型、商业模式变革消失,部分中低技能岗位会被机器取代;另一方面,数字技术也会创造新的商业模式和就业方式,未来的市场将在用户价值挖掘、技术优势和模式等方面有所创新。总的来看,数字经济对就业容量的激活效应和消减效应基本持平,但是随着数字经济的发展,对就业结构产生重大调整。

数字经济将克服地理障碍,有效消弭不同地区间的发展鸿沟,为后发城市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智慧民生的普及让全民参与社会治理成为可能。

数字经济改变着产业监管体系,促使传统的监管制度与产业政策加快创新步伐。数字经济发展,促进了政府部门加快改革不适应实践发展要求的市场监管、产业政策,同时促进监管体系的创新与完善,为数字经济发展营造良好的环境。

数字经济也改变着社会治理模式,促使社会治理模式从单向管理向双向互动、从线下向线上线下融合、从单纯的政府监管向更加注重社会协同治理转变。

 

1.4 数字经济发展水平的量化分析

 

随着数字经济的深入发展,需要对互联网发展的经验进行及时总结和归纳,并对互联网经济进行更为深入的理性分析和定量研究,进而准确、全面的把握互联网发展规律,制定出适宜的发展规划和政策。

对数字经济的测算方法尚在发展中,综合国际社会相关研究成果,本报告认为,数字经济的测算主要包括基础部类和融合部类两大部分。其中,基础部类与现有信息通信产业的重合度较高,可以通过现有统计体系直接进行采集和测算。融合部类的测算有多种方式,如从资本角度考察资本投入的投入产出方法、从网络角度考察网络依赖程度的折算法等。投入产出方法是指通过适当的函数形式表示出经济体的投入产出关系,并根据要素投入、生产率增长与产出增长之间的数量关系来推算出边际产出。现实中,互联网能够改善传统产业的信息传输和资源配置效率,还能够实现最优化的生产要素配置,所以仅采用投入产出的方法无法完整包括网络经济产生的效益。折算法根据不同部类对网络的依赖程度,进行不同分类行业的折算,将融合部类发展水平评估分解为产业对网络依赖程度的测算问题和行业产值折算比率两个问题。

 

2、基础:数字基础设施建设

 

数字基础设施是发展数字经济的基础,本章首先介绍全球数字经济基础部类的发展态势,然后以中国为例详细介绍基础部类中信息通信产业,包括硬件设备(如计算机、网络通信、集成电路、应用电子等)和软件服务(如基础软件、应用软件以及信息系统集成等),互联网基础资源数据以及网络信息技术创新应用的情况。

 

图2 ICT制造业细分领域销售收入增速

图3支出规模.jpg


图3 ICT支出规模及增速

 

2.1 支撑数字经济发展的ICT基础日益普及

 

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电子信息制造业和信息通信服务业进入平稳增长期。ICT制造业各细分领域收入增速下降,2015年除了可穿戴设备收入增速达到20%以上之外,半导体、手机、通信设备、服务器和电视等细分领域呈现低速增长的态势。如图2。ICT支出来看,Gartner数据显示,2015年全球ICT支出减少5.8%,除数据中心系统增长1.8%之外,其他行业均出现负增长。如图3。

中国的数字基础设施日益普及,信息产业规模全球领先,数字经济蓬勃发展,涌现一批国际领先企业。中国有7.3亿网民、482万多家网站,网络深度融入经济社会发展、融入人民生活。

 

硬件设备产量持续增加

 

据工信部统计,2016年全年生产手机21亿部,同比增长13.6%,其中智能手机15亿部,增长9.9%,占全部手机产量比重为74.7%。生产移动通信基站设备34084万信道,同比增长11.1%。全年生产微型计算机设备29009万台、彩色电视机15770万台。其中液晶电视机15714万台,增长9.2%;智能电视9310万台,增长11.1%,占彩电产量比重为59.0%。

电子元件行业生产稳中有升。全年生产电子元件37455亿只,同比增长9.3%。电子器件行业生产平稳增长。全年生产集成电路1318亿块,同比增长21.2%;半导体分立器件6433亿只,同比增长11%。光伏电池7681万千瓦,同比增长17.8%。

 

软件信息服务较快增长

 

2016年中国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完成软件业务收入4.9万亿元,同比增长14.9%。信息技术服务收入增长较快。信息技术服务实现收入25114亿元,同比增长16%。其中,运营相关服务(包括在线软件运营服务、平台运营服务、基础设施运营服务等在内的信息技术服务)收入增长16.1%;电子商务平台技术服务(包括在线交易平台服务、在线交易支撑服务在内的信息技术支持服务)收入增长17.7%;集成电路设计增长12.7%;其他信息技术服务(包括信息技术咨询设计服务、系统集成、运维服务、数据服务等)收入增长16%。

2016年嵌入式系统软件收入平稳。嵌入式系统软件实现收入7997亿元,同比增长15.5%。

2016年电信业务收入完成11893亿元,同比增长5.6%。电信业务总量完成35948亿元,同比增长54.2%。2016年中国电信业务收入结构继续向互联网接入和移动流量业务倾斜。移动宽带(3G/4G)用户占比大幅提高,光纤接入成为固定互联网宽带接入的主流。移动宽带用户在移动用户中的渗透率达到71.2%,比上年提高15.6个百分点;8M以上宽带用户占比达91.0%,光纤接入(FTTH/0)用户占宽带用户的比重超过四分之三。融合业务发展渐成规模,截至12月末,IPTV用户达8673万户。

2016年,在4G移动电话用户大幅增长、移动互联网应用加快普及的带动下,移动互联网接入流量消费达93.6亿GB,同比增长123.7%,比上年提高20.7个百分点。全年月户均移动互联网接入流量达到772MB,同比增长98.3%。其中,通过手机上网的流量达到84.2亿GB,同比增长124.1%,在总流量中的比重达到90.0%。固定互联网使用量同期保持较快增长,固定宽带接入时长达57.5万亿分钟,同比增长15.0%。

 

2.2 互联网基础资源数据

 

据Gartner和IMF的数据显示,2015年全球移动用户规模达到75亿户,增长5.5%。

随着互联网产业的快速发展,中国拥有了体量巨大、种类繁多的数字基础资源。截至2016年12月,中国IPv4地址数量为3.38亿个,IPv6地址为21188块/32。如图4。中国域名总数为4228万个,“.CN”的域名增长迅速,达到2061万个,在中国域名总数中占比为48.7%。中国网站总数为482万个,“.CN”网站数量达到259万个。如图5。与之相关的经营主体,IP地址分配机构、域名注册管理机构、域名注册服务机构、域名解析机构、IDC/ISP经营者、内容分发服务经营者等近5000家。如图6

 

图4IPV6.jpg

图4 中国IPv6/IPv4地址数量


 

图5域名.jpg

图5 中国域名分布

图6网站.jpg

图6 中国网站数量

 

IPv6地址持续增长,位列全球第二

 

截至2016年底,中国IPv4地址共计3.381亿个。截至2016年底,中国有21188块/32 IPv6地址段,同比增长2.9%,IPv6地址总量持续位列全球第二位。

 

域名小幅增加,“.CN”域名占比过半

 

截至2016年底,中国域名总数4228万个,同比增加36.3%。其中,“.CN”域名总数2061万,比2015年增长25.9%,约占域名总数的48.7%。

 

网站数量增长放缓,共计482万个

 

截至2016年底,中国网站数量共计482万个,年增长13.9%。在网站分类上,CN网站数在整体网站总数中的占比继续提升。截至2016年底,中国网页总量为2360亿个,同比增长11.2%。

 

图7国际出口宽带.jpg

图7 国际出口宽带

 

图8中国网民规模.jpg

图8 中国网民规模和互联网普及率

 

图9手机网民规模.jpg

图9 中国手机网民规模


图10中国电子商务交易总额.jpg

图10 中国电子商务交易总额及增长率

 

网络服务能力提升,移动基站达559万个

 

截至2016年,中国互联网宽带接入端口数量达到6.9亿个,移动通信基站总数达559万个,移动网络覆盖范围和服务能力继续提升。截至2016年,中国光缆线路总长度达到3041万千米,整体保持较快增长态势。同时,东、中、西部移动宽带普及差距进一步缩小。截至2016年12月,中国国际出口带宽为6,640,291Mb/s,年增长率为23.1%。自2009年以来,移动互联网流量保持年均10%以上的加速增长趋势。2016年,在4G移动电话用户大幅增长、移动互联网应用加快普及的带动下,移动互联网接入流量消费达93.6亿GB,同比增长123.7%,比上年提高20.7个百分点。

 

国际出口带宽增速加快

 

中国国际互联网出口带宽持续提升。根据统计,2016年底,中国国际互联网出口带宽达6,640,291Mb/s,年增长率达23.1%。如图7

互联网宽带接入端口达6.9亿个,同比增长19.8%;移动通信基站新增92.6万个,总数达559万个;4G基站新增86.1万个,总数达263万个。移动互联网接入流量消费达93.6亿GB。

宽带已成为家庭的标准基础设施。“宽带中国”战略的实施,进一步促进了家庭宽带的普及。家庭宽带速率在不断提升,2016年8M以上的带宽用户占比达到91%。智能电视等家庭基础设备的智能化将加快传感器在家庭的联网和普及,包含家庭应用场景在内的建筑节能和健康医疗成为主要应用领域。

 

网民持续增长

 

截至2016年底,中国网民规模达7.3125亿,普及率为53.2%。2016年新增网民4299万人。如图8

截至2016年底,中国手机网民新增7550万人,规模达6.9531亿,占网民95.1%。如图9。

 

2.3 数字技术在整个经济领域持续渗透

世界经济衰退“倒逼”以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快速成熟并投入产业化应用,电子商务、智能硬件等新生型经济正在全球范围加速发展。

中国网络零售交易额已达5.16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6%,保持全球第一。如图10。华为、联想、中兴、腾讯、阿里巴巴、百度、京东、小米、滴滴等企业在全球地位稳步提高,本土企业在全球互联网前十强中占据四席。“十三五”时期,中国将大力实施网络强国战略、国家大数据战略、“互联网+”行动计划,发展积极向上的网络文化,拓展数字经济空间,促进互联网和经济社会融合发展。

 

移动互联网应用加快普及

 

互联网正在影响经济体系的所有行业,通过数字信息技术能够提高服务的质量和效率、降低应用成本,并构建全新的服务模式。在企业层面,与互联网使用相关的业务模式正在不断提升效率,促进新兴网络业务的飞速发展。同时,数字化正在重塑人们的生活方式,带来更加多样化的数字产品和服务,以及更低的价格、更有效的信息收集方式、更多的分发渠道。

图112015-2016年中国网民网购数量比较.jpg

图112015-2016年中国网民网购数量比较

 

图12中国电子商务就业规模及增长率.jpg

图12 中国电子商务就业规模及增长率

 

图132016年分享经济重点领域市场交易.jpg

图13 2016年分享经济重点领域市场交易额增长率

 

截至2016年,中国企业的计算机使用、互联网使用以及宽带接入已全面普及,分别达99.0%、95.6%和93.7%。在信息沟通类互联网应用、财务与人力资源管理等内部支撑类应用方面,企业互联网活动的开展比例均保持上升态势。企业在线销售、在线采购的开展比例实现超过10%的增长,分别达45.3%和45.6%。在传统媒体与新媒体加快融合发展的趋势下,互联网在企业营销体系中扮演的角色愈发重要,互联网营销推广比例达38.7%。此外,六成企业建有信息化系统,在供应链升级改造过程中,企业日益重视并充分发挥互联网的作用。

在个人消费领域,移动应用成为主导。据统计,移动购物仍然为市场主要驱动力,在移动互联网市场份额中依然保持绝对优势,占比达到68.7%。移动生活服务市场O2O(线上线下)占比为18.4%。移动旅游、移动出行、移动招聘、移动教育及移动医疗均实现70%以上的高增长,移动团购市场的增长率下降至15.2%。在移动娱乐市场份额中,移动游戏依然保持绝对优势,占比达到76.4%。

 

图14互联网+医疗进货之路.jpg

图14 “互联网+医疗”进化之路

 

图15 在线教育.jpg

图15 2015.12-2016.12在线教育/手机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及使用率

 

图16政务微博.jpg

图16 政务微博总体分析

图17中国工业机器.jpg

图17 中国工业机器人销量仍保持30%的高增速

 

移动上网设备比例进一步增长

 

2016年中国网民台式机、笔记本等传统上网设备的使用率保持平稳,移动上网设备的使用率进一步增长,新兴家庭娱乐终端网络电视的使用率达到一定比例。

2016年中国网民的人均每周上网时长达26.4小时。

 

人均网络使用时间稳定

 

在“互联网+”推动下,互联网对社会政治经济的影响进一步扩大。以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为平台的新平台经济正在呈现,开始塑造出一个以平台化、数据化和普惠化为主要特征的新的产业组织和新的经济形态。

3、融合:消费型互联网与产业互联网两端发力

 

当前,信息通信技术加速融入传统经济的各个环节,世界主要国家数字经济的融合部类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维持在较高水平。在中国,互联网日益成为创新驱动发展的先导力量,增进民生福祉与拉动信息消费的重要手段,促进产业融合发展与经济转型的重要引擎,塑造国家数字竞争力的主要因素。

 

3.1 百花齐放的消费型互联网

 

消费型互联网释放数字红利普惠百姓生活。人们用手机购物、挂号看病、交纳水电费、处理交通事故的情况随处可见。在金融、教育、交通领域,互联网应用服务贴近用户侧采用轻量级、高速演进迭代方式,大幅提升信息交互的效率。

就电子商务领域而言,新业务层见叠出,移动端潜力释放,服务领域不断细分,服务模式迭代升级,横向海外布局,纵向垂直细分,成为数字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2016年中国电子商务交易额达26.1万亿元,同比增长19.8%;网上零售交易总额达5.16万亿元,同比增长26.2%;农村网络零售交易额8945.4亿元,已占全国网络零售额的17.4%;移动购物在网络购物交易规模中占比达到70.7%。中国成为全球规模最大、最具活力的电子商务市场。

2016年中国网络购物用户规模达到4.67亿,其中手机购物用户达到4.41亿。网上外卖用户规模达到2.09亿。网上预订机票、酒店或旅游度假产品的网民规模达到2.99亿。如图11

中国电子商务商务成为“大众创业 万众创新”的首选领域。2016中国电子商务直接或间接带动就业3700多万人。淘宝网、微商、电商快递、城市配送等电子商务平台为社会创造了灵活多样的就业方式、更为丰富的就业机会。如图12

近年来,中国电子商务依托数字技术扩充传统的销售渠道,不断向上下游延伸,消费者、平台电商及生产企业相互连接,构建了基于互联网的全产业链生态系统,形成了线上线下联动的发展态势。

在中国经济新旧动能转换、实体经济转型升级的改革背景下,B2B电商的发展已经成为趋势,实现了上下游供需的高效对接,在交易、支付、物流、通关、退税、结汇等环节的技术标准、业务流程、监管模式和信息化建设等方面先行先试,为推动中国电子商务健康发展提供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随着“一带一路”战略持续推进,跨界电商蓄势待发,国际化步伐将进一步加快,规范化发展将成为跨境电商、县域电商、垂直电商发展新主题。

就分享经济而言,行业梯队初现,多元化需求不断满足,供需从个体参与向企业团体进行衍生,生活服务、交通出行、知识技能、房屋住宿、医疗分享成为市场热捧的重要领域。

2016年中国分享经济市场交易额约为34520亿元,比上年增长103%。其中,生活服务、生产能力、交通出行、知识技能、房屋住宿、医疗分享经济等重点领域的交易规模共计达到13660亿元,比上年增长96%;资金分享领域交易额约为20860亿元(其中,P2P网贷市场规模20640亿元,网络众筹市场规模220亿元),比上年增长110%。如图13

近年来,中国分享经济已经成为解决灵活就业问题的重要抓手。知识付费、网络直播、单车分享迅速崛起,信用保障平台探索已初见成效,企业正在加快全球化、生态化布局。

就数字医疗而言,行业发挥鲇鱼效应,线上线下诊疗的商业闭环有效打通,实现资源供需的精准匹配,发展不断向医药电商、保险、健康大数据等业务形态持续延伸。

2016年中国数字医疗实现了服务的自动化、智能化,医疗数据录入方式更加智能、医患沟通途径更加灵活、医疗健康数据监测预警更加全面。目前,数字医疗平台主要提供网络预约挂号、院外候诊、诊间支付、检查检验报告查询、在线咨询问诊服务。传统医疗机构陆续开启信息化、网络医院、线上院区的升级之路。在产业融合发展的过程中,互联网企业、传统医疗机构、政府等多方参与共建模式成为数字医疗发展主流。

 

目前,数字医疗平台逐步实现诊疗服务供应、医疗资源配置和医药险等全要素环节配置,医药电商、保险、健康大数据等业务形态延展的前景广阔;同时,数字医疗不断朝着云端分级诊疗服务、人口健康管理服务、医生自由执业服务方向发力,通过数字技术进一步提升医疗服务的精准性、前瞻性。未来,协同规范发展成为中国数字医疗新趋势。如图14。

就在线教育而言,交互学习场景模式已经开启,线上线下服务进一步拓宽教育资源的覆盖面;市场空间巨大,吸引众多互联网企业与传统教育机构联合发力,发挥各自优势,打造自身品牌,探索盈利新模式。

如图15,2016年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1.38亿,年增长率为25.0%;在线教育用户使用率为18.8%。其中,手机在线教育用户规模为9798万人;手机在线教育用户使用率为14.1%。

从在线教育细分领域来看,中小学在线教育使用率最高,资本持续注入;职业在线教育需求旺盛,呈现一片蓝海之势。

近年来,中国在线教育的发展态势强劲,移动智能终端逐步实现个性化、交互性的学习场景,大幅提升学习的趣味性,市场优势初步显现。未来,数字技术助推在线教育全民共享,不断突破大众获取教育的时空限制。

就在线政务而言,平台服务种类和规模不断扩大,公共服务和会治理的数字化水平持续提高,信息化建设成果惠及产业界及社会大众日常生产生活。

2016中国共有.gov.cn域名5.3万个,政务微博16.4万个,政务头条号3.4万个,在线政务服务用户规模达到2.39亿,占网民总数的32.7%。经过多年努力,中国在线政务服务的覆盖面、活跃度和影响力显著提升,呈现全天候、全流程、全领域、全平台的特点,公共服务的便捷性和民众参与度不断增强,信息惠民成效显著。如图16

 

3.2 跨界融合的产业互联网

 

互联网与产业发展各领域跨界融合,制造业不断数字化转型升级,农业产业链得到有效改造,产业结构不断优化,有效地培育了经济增长的新动能。

就制造业而言,中国正在全力迈进数字化新阶段,物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的普及应用不断消除各环节的信息不对称,加速向设计、生产、营销、流通等各个环节渗透,呈现出智能化生产、网络化协同、个性化定制、服务化制造的新特点,新的管理和服务模式初步形成,重塑产业链流程,提高生产效率,节约能源和成本,为用户提供更好的体验和服务。

2016年中国制造业增加值达24.8万亿元,占GDP的比重为33.3%。中国制造业产值占世界的比重超过20%,连续7年保持世界第一制造大国地位。细分领域来看,2016年我国工业机器人销量达到9万台,高于全球工业机器人14%的销量增速,中国工业机器人销量占全球销量比重达31%。如图17

当前,制造业重新成为全球竞争的制高点,智能制造成为中国“互联网+”战略的主攻方向。以红领、三一重工、航天云网等为代表的一批创新型工业企业,积极探索数字化转型之路,成效显著。越来越多的制造业企业、互联网企业、软件和信息服务企业正在开展跨界合作与并购重组,通过优势互补、协同创新,强化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解决方案。

未来,智能制造将通过机器之间、机器与系统、产业上下游产业链实时连接与智能交互,实现泛在感知、实时监测、精准控制、数据集成、运营优化、供应链协同、需求匹配、服务增值的发展态势。

就农业而言,数字化技术助推产业链升级,“农业互联网生态圈”逐步形成,实现信息开放和对称,不断融通产业链的物质、资金和信息流,实现共生、共赢和互利。智慧农业的切入点是农业电子商务,着力点是农业生产的智能化,突破点是农业大数据,落脚点是为农民提供便捷高效的信息服务。

2016年中国互联网已经渗入农业生产、流通、金融和服务等的各个环节,围绕着智慧生产、农业社会化服务、县域电商、农业金融四大方向持续渗透。其中,县域电商成为发力点,生鲜电商也在市场规模、行业格局和运营模式方面表现抢眼,B2B、B2C、C2C生鲜平台不断革新了传统供应模式。2016年国内生鲜电商整体交易额约900亿元,同比增长80%,预计2017年市场规模可达1500亿元。

同时,中国在线旅游成为农村经济发展的新业态。2016年上半年农村在线旅游网络零售额达到445亿元,占农村服务型网络零售额的38.5%。随着物联网、大数据等数字技术不断普及应用,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持续推进,不断培育了智慧农业发展的新动能,服务性能更加贴近农业生产实际,服务价格更加低廉,中国智慧农业将迸发出巨大能量,开启中国农村发展的一个新时代。

 

4、分享:其他金砖国家数字经济发展概况

 

本部分主要介绍中国之外的其他金砖国家的数字经济发展概况,包括各国近年采取的数字经济发展政策、推动措施,尤其是各国的互联网应用基本情况,并通过第三方报告、数据展现该国数字经济发展取得的成就。

 

4.1 巴西

 

近年来,巴西政府采取了一系列促进互联网和数字经济发展的政策和措施:20世纪90年代,先后制定了“互联网社会规划”和“信息社会规划”;2007年,将发展信息产业列入《促进增长计划》,大幅度降低针对信息产业的税收;2016年,发布“智慧巴西”的国家宽带发展计划,着力推进巴西数字基础设施建设。巴西政府积极推进数字政务,提高在线政府指数。2015年,巴西电信产业收入达到2340亿巴西雷亚尔(约合718亿美元)[2]

巴西互联网应用主要在电子商务、互联网社交和互联网搜索三个方面。巴西是全球互联网使用强度最高的国家之一,巴西互联网用户平均每天PC端上网3.9小时,移动端5.2小时[3]。60%的网络用户尤其是青少年偏好使用互联网来学习知识和了解体育、娱乐的内容,年长的用户则比较关注国家事务和金融类的内容。

巴西电子商务市场是拉丁美洲最大的电子商务市场,2016年电子商务零售收入约为166亿美元,网购用户规模达6050万。巴西的数字支付近年来逐渐向移动端转移,2015年有58%的用户通过移动端完成支付,B2C电商规模约为350亿美元[4]

另外,巴西游戏、音乐、视频广告的市场规模在发展中国家中均排名第二,仅次于中国,网络游戏市场规模达15亿美元、数字音乐达9000万美元、视频广告达2.8亿美元[5],另据eMarketer的报告显示,巴西2015年数字广告支出约28亿美元。

 

4.2 俄罗斯

 

俄罗斯陆续提出了“2018 信息技术产业发展规划”、“2014-2020年信息技术产业发展战略和2025年前景展望”等国家战略。2017年,俄罗斯已经初步制定数字经济发展计划,该计划涵盖调控、信息基础设施、研发、管理机制、人才与教育、信息安全、国家管理、智慧城市和数字卫生保健等九个方向的内容。2016年,俄罗斯公民电子政务服务使用水平已经达到了51.3%。电子政务受理业务数量达到了3.8亿,通过电子政务平台进行的支付总额超过了80亿卢布(约1.4亿美元)[6]

电信运营商在俄罗斯互联网基础设施投资总额中的份额约为80%,投资项目大多与3G或4G网络和固定宽带接入的发展有关。目前,第四代移动通讯技术LTE已经覆盖全俄70%的居民区,2016年宽带服务覆盖率超过70%[7]

俄罗斯数字经济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占比约为2.4%,2015年,互联网经济规模为1.35万亿卢布,电子支付市场规模为5880亿卢布[8]

俄罗斯互联网应用也主要聚焦在互联网搜索、互联网社交和电子商务三个方面。俄罗斯2016年跨境贸易总额为51亿美元,其公民在中国网络商店大约花费26亿美元,中国的网络商店2016年占据俄罗斯跨境在线贸易总额的52%[9]

 

4.3 印度

 

印度在2012-2017的五年规划中,提出大力发展印度电信产业,为13亿人口提供通信服务,提高农村地区电话拥有量和网络普及率;2015年7月,印度总理莫迪提出“数字印度”作为国家战略予以推进。在缩小数字鸿沟方面,印度政府也做出了积极努力。在印度第十二个五年规划(2012年-2017年)中,印度电信产业发展规划要求为13亿人口提供通信服务,手机信号覆盖所有村庄,农村地区电话普及率达到70%,宽带连接1,75亿人口,完成国家光纤网络工程,为国际移动通信增加300兆赫频率等。

印度IT产业塑造着印度国家新形象。根据印度软件和服务业企业行业协会(NASSCCOM)数据,2015年,印度IT产业收入高达1470亿美元,同比增长13%,其中出口为990亿美元,占 67.3%,国内市场480亿美元,占32.7%[10]。另据印度工业联合会报告预测,印度电商市场预计到 2020年规模将超过1000亿美元。

信息科技的发展也为民众的生活带来了许多便利,2014年以来,已有2.9亿个银行账户与网络身份识别平台Aadhaar关联,几十亿美元资金通过这一互联网支付平台流动,印度央行也将推行统一的移动支付接口[11];以亚马逊、Flipkart和优步为代表的新一代互联网平台兴起,也吸引了大量就业。

GSMA发布的《移动经济——2016年印度》数据显示,2015年,印度的移动产业创造了相当于该国GDP的6.5%的经济价值,贡献1400多亿美元(9万亿印度卢比)。该数字涵盖移动运营商创造的直接经济活动和印度移动产业生态系统所创造的经济价值。移动运营商和移动生态系统为印度的近220万人提供了直接就业机会,并在其他受益于移动产业活动的行业和领域再间接支持180万个就业岗位,尤其是在直接供应链方面。这使得移动产业的总体影响力体现在2015年增加了近400万个就业岗位。截至2016年中期,约4.3亿人使用了移动互联网服务,到2020年,这一数字将上升至近6.7亿。金融普惠也在印度日益发展。约65%的印度成年人持有金融机构的帐户,而且通过移动技术来提高金融服务普及的空间巨大。

 

4.4 南非

 

南非政府近些年来采取了一些推动数字经济发展的政策和措施。如2011年南非提出宽带战略三年计划:三年投入6000多万美元,为宽带薄弱的农村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2014年通过了涵盖频谱、基础设施、教育、立法和政策等多个方面的《信息与通信技术(ICT)政策白皮书》;2015年,提出“Internet For All”计划,从2015年到2020年,将争取实现100%的宽带普及率,并将宽带的标准从256Kb/s(千比特每秒)提升到至少2Mb/s(兆比特每秒);此外,南非出台《制造业投资计划》和《商业外包》等计划激励ICT为南非经济发展做贡献。

自2009年以来,南非电子商务市场保持着30%的增长速度[12]。而随着电子商务在南非的普及,越来越多的南非消费者开始通过在线搜索平台来获取商品信息。2016年,南非的电子商务普及率达到46.01%。南非电子商务市场最大的细分市场为“电子消费品和实体媒介”,其2016年的市场贸易总额为1159.5百万美元,占南非电子商务总量的36.37%。目前,南非的电子商务人均消费额为183.54 美元[13]

 

5、建议:金砖国家数字经济发展的挑战与对策

 

在金砖国家之间拓展数字经济合作,对于加速经济发展、提高现有产业劳动生产率、培育新市场和产业新增长点、实现包容性增长和可持续增长都发挥着重要作用,但同时也面临诸多挑战。

本章将首先介绍金砖国家数字经济发展的挑战,然后给出应对这些挑战的建议,为金砖国家政策制定者和工商界的行业参与者提供参考以便更好地发展数字经济。

 

5.1 金砖国家数字经济发展中面临的挑战

 

数字鸿沟问题

 

根据联合国的相关文件,数字鸿沟是指由于信息和通信技术的全球发展和应用,造成或拉大的国与国之间以及国家内部群体之间的差距。数字鸿沟现象存在于国与国、地区与地区、产业与产业、社会阶层与社会阶层之间,已经渗透到人们的经济、政治和社会生活当中,成为在信息时代突出的社会问题。数字鸿沟可以分为基础设施接入层面的鸿沟,和数字素养使用层面的鸿沟。

 

网络空间安全问题

 

数字经济的发展依托于互联网通信技术的快速发展,但是互联网发展的同时伴随着网络空间安全问题,安全威胁日益增多,高危漏洞数量有增无减,网络攻击越演越烈,关键基础设施面临严重威胁,金融领域、能源行业成为重灾区,大数据环境下的个人信息安全问题尤为突出。网络空间安全问题,不仅会对个人的财产和人身产生威胁,还会对社会稳定、经济发展带来危害,严重时还会对国家安全造成威胁。各国对此都必须予以高度关注。

 

法律法规滞后问题

 

数字经济发展迅速,在推动传统的产品生产方式、企业商业模式、供应链管理、甚至是社会形态、价值观念等发生巨大变化的同时,与之相关的法律却普遍存在滞后现象。一方面,数字经济的发展形成了原有经济体系中所没有的一些新要素,要求法律法规进行相应调整。另一方面,数字经济中有大量领域是由数字技术与传统产业融合产生的,往往涉及多个领域、环节,但是相关的要求散落在不同的法律法规中,未成体系。这一法律现状难以适应多领域交叉融合的数字经济体系的需要。另外,由于数字技术和产品的更新换代速度非常快,使得数字经济相关法律法规滞后的现象更为明显。

 

数字贸易壁垒问题

 

在数字经济的时代背景下,金砖各国之间的数字经济贸易逐步发展,各国为了保护本国经济的发展,采取了一定的措施和政策。这些保护措施和政策可能导致国家之间产生贸易摩擦,也就是这里所说的贸易壁垒。贸易壁垒一般分为非关税壁垒和关税壁垒两种。非关税壁垒主要表现为不合理的反倾销、反补贴、保障措施等贸易救济措施、绿色贸易壁垒、技术性贸易壁垒等;关税壁垒主要表现在不对等的关税水平。贸易壁垒的发生会阻碍金砖国家之间国际贸易的正常发展,增加交易成本,降低贸易效率。除了传统的贸易壁垒问题,由于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出现了一些新的问题,比如跨境数据流动问题和跨境电商问题等。

 

数字经济相关理论滞后问题

 

数字经济在生产要素、生产方式和产业形态等方面都与原有的经济形态差别很大,导致原有的适应工业经济时代需要的经济理论、社会理论等难以充分指导数字经济发展。比如,无法用传统的经济核算方法衡量数字经济,按照现有的国民经济核算方法,数字经济中很多非市场性、非营利性活动都无法计入GDP,且GDP核算只关心消费发生额,而不关心这些消费是否有效,是否造成了浪费。再比如,组织管理机制要与数字技术相匹配,任何一个机构的数字化转型需要相应的组织管理变革与之配套,以实现生产关系与生产力的匹配,但很多机构往往忽视这一点,将数字经济仅仅看作一个技术因素,从而大大影响了发展成效。

 

5.2 对金砖国家发展数字经济的建议

 

金砖国家发展阶段相近,人口众多、市场广阔,在促进技术服务创新、保障网络信息安全、提升国际互联网治理话语权等方面有着共同目标,加强合作至关重要,具体来说提出以下的建议。

 

加强国际交流合作,加强金砖国家内部互信、协调和支持

 

增强金砖国家的内部互信,尊重各国自主发展道路。加强金砖国家间的交流合作,使贸易投资带动经济增长,推进金砖框架内务实合作,优势互补,减少经济壁垒和技术壁垒,互利共赢,努力形成各利益攸关方携手共建、各领域平衡共进的发展新格局。加强各国在数字化领域专业知识和经验的分享,支持推进数字经济贸易、确保共享利益的能力建设。推进制定适应数字经济发展需要的国际贸易、投资、司法规则等,促进跨国数字经济健康发展。

 

推动网络基础设施建设,扩大宽带接入,提高宽带质量

 

金砖国家发展数字经济,首先需要普及网络建设,不断完善网络基础设施,提升金砖国家基础设施数字化水平。扩大宽带接入,提高宽带质量。加速网络基础设施建设,促进互联互通。促进互联网交换中心建设。促进宽带网络覆盖、提高服务能力和质量。探索以可负担的价格扩大高速互联网接入和连接的方式。

 

推动提高数字包容性,缩小数字鸿沟,调整就业结构

 

建议金砖各国,出台相关政策提高民众的数字素养水平,包括为所有人提供均等的数字机会开放式接入互联网。呼吁和鼓励公众参与数字经济,包括青年和老年人,女性和男性,残疾人,文盲和弱势群体,以及低收入群体。推广数字技术,创造高质量就业、提供体面的工作等。

 

推动互联网应用融合发展,促进数字化转型升级

 

进一步促进数字经济与各行各业的融合发展,推动互联网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尤其是制造业,加快传统产业数字化、智能化,助力存量经济转型升级;促进农业生产、运营、管理的数字化,以及农产品配送的网络化转型;推动金融、教育、医疗等产业与移动互联、云计算、大数据进行深度融合,加速经济转型升级,助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利用信息通信技术改善教育、医疗和安全、环境保护、城市规划、卫生保健和其他公共服务。

 

维护网络空间安全,全面提高数字经济安全水平

 

数字经济涉及的领域、层面非常广泛,所以保障数字经济安全是一个难度很大的系统工程,建议呼吁金砖各国重视网络和信息安全建设,推动发展和平、安全、开放、值得信赖和合作的数字网络空间,维护网络空间安全以及网络数据的完整性、安全性、可靠性,提高维护网络空间安全能力。制定关键基础设施保护、个人信息保护、安全信息共享等方面的战略、政策、法律和安全制度,为数字经济发展保驾护航。

 

鼓励支持创新创业,打造一批数字经济的领军型市场主体

 

建议金砖各国,鼓励数字技术研发和数字企业创新创业,并根据数字经济的发展特点,为其创新发展提供制度、政策便利,从个人和企业利益的角度出发,采取创新的技术导向型措施,探索创新解决方案,发现挑战,并灵活地化挑战为机遇。同时,打造一批数字经济的领军型市场主体。推动一批品牌影响力大、创新能力强、发展潜力大、带动性强的数字经济平台企业,加快培育发展成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大型企业、企业集团和行业龙头企业。

促进贸易便利化,营造良好的数字经济贸易氛围

针对跨境数据流动问题,建立金砖国家数据跨境合作机制,鼓励各国的IT企业积极参与数字经济建设,推动金砖国家数据跨境合作双边和多边机制建设,建立规则,实现金砖国家间的数据自由流动,进而推动全球跨境数据流动相关国际规则的完善。针对跨境电商问题,建议在金砖国家间探索跨区域、跨文化、跨体制、跨领域的监管合作,在电子商务、网络营销、进出口通关转关监管、国际货币的选用、金融外汇结算、报价等流程上建立更多的服务体系。面对电子商务带来的诸如关税与税收、统一商业代码、知识产权保护等一系列新问题,建议与各国加强对话与合作,并通过这些对话活动影响电子商务新贸易规则的制定。

 

加强数字经济相关理论研究,促进数字经济健康发展

 

建议金砖各国,引导高校教师和科研人员积极开展理论研究,探索解决与数字经济相关的基本经济理论、社会理论和道德、伦理、法律等问题,为整个经济社会的数字化转型提供理论指引。

数字经济的健康发展是一个巨大的社会工程,需要政府、企业、社会组织和民众各方共同努力、相互协作才能实现。在这一过程中,政府要着重为数字经济发展提供良好的制度环境、政策环境,行业组织要推动行业层面的解决方案、标准等的制定;社会组织要承担教育、培训作用;企业要努力实现自身的数字化转型;个人要努力提高自身数字素养,提高参与数字活动的能力。

 

[1]2016年G20杭州峰会发布的《二十国集团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

[2]数据来源:汕头大学国际互联网研究院、互联网实验室、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等联合发布,《G20国家互联网发展研究报告》,2016年。

[3]数据来源:“‘2017美洲再发现’-首届中国-巴西互联网大会”,http://www.chinaz.com/news/ 2017/0317/674853.shtml,发布于2017年3月。

[4]数据来源:同[3]

[5]数据来源:同[3]

[6]数据来源:“2016年俄罗斯ICT产业发展新进展(上)”,http://intl.ce.cn/specials/zxgjzh/201705/26/t20170526_23263700.shtml,发布于2017年5月26日。

[7]数据来源:同[6]

[8]数据来源:“2016年俄罗斯互联网经济发展概况”,http://www.cietc.org/article.asp?id=7114,发布于2016年12月26日。

[9]数据来源:“俄罗斯跨境网购90%外国邮包来自中国”,http://www.spb.gov.cn/xw/hqyz_1/ ggyzxx/201703/t20170320_1075060.html,发布于2017年3月20日。

10数据来源:“Information technology in I ndi a ” ,https://en.wikipedia.org/wiki/Information_technology_in_India.

[11]数据来源:“专家观点:依托数字经济的服务业未来将拉动印度经济发展“,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i/jyjl/j/201607/20160701368686.shtml,发布于2016年7月28日。

[12]数据来源:“南非在线消费需求大增跨境电商领域具发展潜力”,http://www.chem52.com/news/4747.html,发布于2016年9月6日。

[13]数据来源:南非互联网发展与治理报告,汕头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7年第33卷第3期。

 

原文刊载于《互联网天地》2017年9期,撰文:中国互联网协会金砖国家数字经济研究中心

 

(本文来源:互联网天地杂志)


主办: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北京市分会 建设运维:北京国际经济贸易学会

京ICP备12017809 后台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