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产权的经济属性本质

2017年11月27日16:15

     □宋柳平(华为技术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首席法务官)


导读

    知识产权的本质就是一个经济问题,就是商业价值的问题,当然它还是一个竞争问题,还是一个贸易问题,但是,归根到底是经济问题。如何构建良好生态环境,实现知识产权价值?如何进行知识产权定价?宋柳平总裁在2017强国论坛上进行了详解


感谢强国的邀请,今天的题目是迈向质量与价值的最佳实践,我觉得其实它们是同一个问题,因为质量是实现价值的基础。谈谈几点核心看法,供大家参考。

第一点,知识产权的本质就是一个经济问题,就是商业价值的问题,当然,从全球的视角看它还是一个竞争问题,还是一个贸易问题,但是,归根到底它的实质就是经济问题。从世界范围来看,实现知识产权价值有三种途径。第一,就是所谓垄断经营的权利,排除竞争的权利,如果没有获得权利人的许可,别人就不能使用,权利人因此就可以获得垄断性经营的超额利润。第二,就是交叉许可的价值,也就是交换的价值。当我们在全球经营的时候,我们需要使用别人的知识产权的时候,别人同时也需要使用我的知识产权,这样双方就可以进行交换,相互之间以知识产权进行交叉许可,企业就不用支付或少量支付许可费就可以参与全球市场竞争,获得商业价值。第三,就是交易的价值将自己知识产权直接转让、或许可给它人从而获得收益,例如北电破产时其6000件专利以45亿美元的价格转让给它人,又如高通每年近90亿美金左右的许可收入等。因此,除了完全只为人类做贡献的纯科学的知识产权除外,商业组织的一切知识产权活动其最终目的就是通过这三种方式实现商业价值。

第二点,如果更具体讲:

对工业标准行业,当前世界实现知识产权商业价值90%以上的来源于国际标准专利。在这些领域里面里国际标准的标准必要专利占到了90%以上的经济来源。所以,对于工业标准行业最为核心的问题,就在于我们要在国际主流技术标准当中拥有话语权,在国际主流技术标准中的标准必要专利的权利。因为,国际主流标准就意味着全球的主流市场,如果我们不在那个地方发力,不在那个地方拥有话语权和标准必要专利,不在那个地方占有一席之地,我们不可能实现重大商业价值。这是世界的潮流,我们不主张自己搞一个东西,一个特别的跟世界不接轨的东西,这不是我们的应当追求的方向。第五代移动通信上(5G)就是国际主流技术标准,我们能不能在第五代移动通信上,在国际主流技术标准上占有重要的或者说是最重要的份量,这实际上是体现能不能产生高价值的知识产权的前提条件,这是作为工业标准行业的企业长远发展的基石。

对于非工业标准行业,要构建高质量的知识产权体系,确保质量好,就是把好的发明转化为稳定法律权利的时候质量要好。当然还有很多评价因素,比如我们内部采取的9大价值评价要素,还有其他的评价指标,比如说是不是美国、欧洲及中国的可诉专利,这个专利能不能覆盖竞争对手足够大的销售量,能不能获取经济收益,这些都是属于评价的基础。

第三点,实现知识产权价值的核心之一还在于构建生态环境。这个生态环境是保证价值实现的基础,我们在构建这个生态环境的时候,应该站在全球的视野来看待问题,不能局部的站在中国的角度。因为现在贸易和投资全球化以后,法治、知识产权就成为一个国家竞争力的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所以要从全球视野上来看,这是第一个概念,在生态系统建设上。第二个概念,就是这个生态系统包括公共权力和私权。知识产权的本质是私权,但它又必须要仰仗于公共权力作为基础的,公共权力的核心是要构建起一个刚性的保护环境,建立高质量的审查授权系统,这是公共权力重要的两个责任。这是土壤,建立这个土壤,需要立法、执法、司法、行政共同参与。知识产权所谓创造、运用、管理,运营、获取权利以及实现价值,这些都属于私权范畴,应当由私人部门自己去担负责任。我们要在公共权力的保障前提下,构建起让私人部门有动力实现知识产权价值的生态体系。

在生态环境建设中我还想再说一点定价权的问题。世界当前的情况是,如果用世界标准来衡量,中国知识产权是最有价值的。因为按照世界的评判标准,比如专利,价值大小的决定因素是它所覆盖的销售和制造产品的总量,用这个世界的价值标准衡量,中国专利的价值是全球最高的。但是,我们中国专利目前的价格又是最低的,因为专利的价格是由本国的司法判决决定的,而我国目前对于侵权专利的判赔额太低了。所以从世界竞争力的角度来看,我们的知识产权价格与价值严重不匹配,至少要提高一个很大的档次,才可能跟世界竞争。我们这样的定价方式,实际上是使得我国企业缺乏全球竞争力,所以我们要逐步解决价值和价格的严重偏离这一核心问题。当然我们也从近期的一些司法判决上看到了希望和曙光,比如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单件侵权专利5000万人民币的赔偿,福建法院单件侵权专利8000万的赔偿。但是,大家还要看到,即使是我们认为已经很高金额的5000万或者8000万人民币赔偿,放到世界标准来看它还是偏低的。但是能达到这个的水平我们的法院已经非常伟大了。

总的来讲,我们要构建起生态系统,知识产权最本质的东西——经济属性才能发生作用,如果没有这个生态系统,单独的企业,单独的司法,单独的行政机构,单独的立法机构,都不可能有所作为。让我们大家共同努力,构建这样的一个健康、由全球竞争力的生态系统。谢谢!


 (本文来源:强国知识产权研究院)



主办: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北京市分会 建设运维:北京国际经济贸易学会

京ICP备12017809 后台管理